新闻爆料:13837002258 官方腾讯微博:http://t.qq.com/pan353583257     河南今日热点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百家讲谈 合作热线:13837002258

您现在的位置:河南网_网上河南本地生活热点资讯门户网 > 智慧 >

聪明的村姑

古时候有一个国王,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妻子。这完全是因为从童年时代起,人们就反反复复地对国王说,他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

  因此他下决心找一个与自己相配的妻子,也就是要娶整个王国之中最聪明的姑娘。

  一开头,正象当国王的应该做的那样,他在最显赫的贵族小姐当中选择自己的未婚妻。可是不久他就看出来,名门贵族的姑娘们,身上珠宝钻石发出的光辉,远远地超过了她们的智慧之光。她们舞姿优美,穿着绸缎和丝绒制成的漂亮衣裳;她们口齿伶俐,永无休止他说东道西,对一切人评头论足;可是一旦国王谈起要动脑筋的事情,她们就堵住耳朵,强调说这种话题,高贵的小姐们连听都是不体面的。

  于是国王决定在地主小姐当中寻求妻室。

  地主们的姑娘也不反对靠打扮出风头,不过她们会讲的话,无非是谈论猎犬和纯种的良马。显然,地主们的闺女,正象地主们自己一样,智慧是有限的。一旦涉及到要动脑筋的话题,她们要说的话在她们的舌头上,就象鸡脚在乱麻里一样,翻来复去地纠缠不清。

  国王怎么办呢?只好在村姑当中物色一位未婚妻了。

  “她们穿粗布衣裳和木头鞋子,那是没什么关系的。”国王心中想,“只要能找到一位聪明的姑娘,宫中的裁缝和鞋匠就会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而不亚于一个公主。”

  不消说,国王有一座位于郊区的宫殿,他动身到那里去,既是为了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也是为了仔细看看那些乡村姑娘。

  正好这一天出了一件事,一个贫穷农民的一匹马跑到皇家的御田里,踩坏了皇家的庄稼。御田总管把这匹马关进自己的马厩,要求农民出一大笔赎金。农民没有钱,同时没有马,不消说,庄稼人的日子一天也过不去。农民只好来找国王请求庇护。

  国王听完了农民的话,心中思忖:

  “是不是一个巧机缘促使这个庄稼人来见我呢?想必他有一个女儿,而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女。我倒要看看,这个做父亲的够不够聪明。”

  于是国王说:“好吧,就依着你吧,我免了你的赎金。不过你必须回答我三个问题。回答得对,领回你的马;回答不出,马留在我这里,你还要好好地吃一顿鞭子。怎么样,同意吗?”

  农民搔了搔后脑勺,问道:

  “那么您的问题是怎样的呢?”

  “第一个,你告诉我:世界上最快的是什么?第二个: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最主贵的是什么?第三个:月亮有多大?我给你两天限期,你好好地想一想,然后回到我这儿来听候处理。”

  农民忧郁不安地回到家里。女儿在门口迎接他,问道:

  “怎么样,爹爹?你在国王那儿把咱们的马要回来了吗?”

  “马儿没要回来,”农民回答说,“倒是讨到了一顿鞭子。看起来,国王自己不够聪明,他就打主意向别人借一点儿。他向我提出三个问题,给了我两天限期。如果我回答得出,就把马领回来;如果回答不出,就要尝尝皇家的鞭子。”

  “那是些什么问题呢?”女儿问。
农民告诉了她。

  “噢!这一点儿也不难!”女儿笑了起来,“我现在就回答你这三个问题。你只要听着,好好地记住,然后到国王那儿去,领回来咱们那匹马。”

  农民听完女儿的话,马上进宫去见国王。

  “哎哟!你可是有点儿过于性急了!”国王说,“我可不知道你来是为啥:来领马呢,还是来吃鞭子。”

  “两样我都要。”农民回答说,“我打算骑着马回家去,那鞭子么,也许可以用来赶马。”

  国王笑了起来,说道:“好吧,我们立刻就能看清楚的。我们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吧:世界上最快的是什么?”

  “人的思想最快。农民回答。

  “这是谁告诉你的?我不相信你自己想得出来。”

  “我的女儿告诉我的。”农民坦白他说。

  “原来如此!那好吧。现在你说: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最宝贵的是什么?”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最宝贵的是梦。”农民回答说,“在梦里我们忘掉悲哀和烦恼。梦可以使疲倦的人恢复体力,可以安慰不幸的人。”

  “这又是谁告诉你的?”国王问。

  “我的女儿。”农民回答。

  “看起来,你的女儿是一个聪明的姑娘。”国王说,“两个答案都对。

  那么她有没有告诉你,月亮有多大?”

  “当然告诉啦。月亮的大小是四个四分之一。”

  “又说对啦。”国王说。

  国王十分惊奇。那些最显贵的名门小姐和最富有的地主千金当中,还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三个问题呀!她们光是笑,又说世界上没有能够回答这种问题的聪明人。可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女儿竟然回答出来了!不过,也许这也不是她自己的才智所能做到的吧。还需要好好地考考她!

  于是国王对农民说:

  “你履行了规定的条件,带着你的马儿回家去吧。至于你的女儿,由于她的聪明智慧,我送一件礼物你转交给她。”

  国王从御厨房里取来一个筛子,里边放了七只鸡蛋,然后交给农民。“告诉你的女儿,叫她在这个筛子里用这些鸡蛋孵出七只小鸡,明天就要派人送回来。”

  农民走了。可是过了两个钟头他又回到王宫里。他背着一个大口袋,里面装着大麦。

  “这大麦,”农民一面把口袋扔在国王脚下,一面说,“是我女儿叫我给您送来的。她请您立刻把麦子种下去,日出以前要收割回来,碾成大麦米,在小鸡刚刚从蛋壳里孵出来的时候送来喂它们,以免它们饿死。”

  国王开心得纵声大笑。

  “你的女儿,实实在在是一个聪明的姑娘。我准备娶她。不过需要先预备好结婚穿的衣裳。你把这架纺车拿去,告诉你的女儿,叫她天明以前要纺成细线,再织成最好的亚麻布。”

  农民拿起纺车回家去了。可是没过一个钟头,他就气喘吁吁地跑来见国王。他又背来了一只大口袋。
“在这只口袋里有最好的亚麻种子,”他对国王说,“我女儿请您把这些种子种下去,长成后打成亚麻,可是要快一点儿。不然的话,她就来不及在天明以前纺成线和织成婚礼服用的亚麻布了。”

  姑娘的答复使国王十分称心满意。

  “我明白,我明白,你的女儿真是伶牙利齿,对答如流。你告诉她,明天我就来向她求婚。”

  第二天,国王来敲穷庄稼人的房门。

  农民的女儿恭恭敬敬地鞠着躬请他进来。

  “您的父亲在哪里呀?”国王问。

  “父亲到水在生气的地方去了,为的是把好的东西做成更好的东西。”

  “你的母亲在哪里呀?”

  “母亲和妹妹正在同风捉迷藏。”

  “噢,那么你的弟弟在哪里?”

  “也不在天上,也不在地上。他正在拿着还没生下来的东西玩儿哪。”

  国王笑了起来,说道:

  “唉,你总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叫我猜谜呀。”

  “这有什么,”姑娘回答说,“陛下不是喜欢猜谜吗!您自己就叫父亲和我猜过谜的呀。”

  “聪明的姑娘,我的谜语都被你猜中了。现在你自己出的谜语,你也回答得出吗?”

  “也许回答得出的,如果您愿意,就考一考看吧。”

  “好的。你告诉我,哪里的水在生气?你的父亲如何把好东西做成更好的东西?”

  “磨坊的水在生气,因为那些轮子妨碍它流动,于是它就推它们转,推它们动。而我父亲就在那儿把粮谷磨成面粉和米粒。”

  “是这样,是这样。那么,你的母亲和妹妹在哪儿同风捉迷藏呢?”

  “当然是在田里喽。现在正是施肥的时候,因此她们就升起篝火把去年的落叶和枯草烧成肥料。这种时候不由自主地要同风捉迷藏,你不躲藏,它就一下子用烟呛坏你的眼睛。”

  “噢,那么如果你弟弟既不在地上,也不在天上,他到底在哪儿呢?而且怎么能够和还没生下来的东西玩儿呢?”

  “这可是再简单也没有的了。显而易见,他是在树上。他是我家的淘气鬼,有蛋的鸟窠他一个也不放过。”

  国王又笑了起来,说道:

  “你出谜语和解谜语可真是个能手!现在轮到我了”。听着,我来对你说:我已经来你家做过客了,你也要到我家来做客。可是你要注意,既不能穿着衣服来,也不能光着身子来;既不能步行来,也不能骑马、坐雪橇或坐车子来;既不能从路上来,也不能从路边上来。而你来到的时候,既不可以进屋,也不可以留在街上;你不要给我带礼物来,可也不要空着手不送东西来。”

  “好的,”姑娘说,“明天您等着我来做客吧。”

  第二天,姑娘用密密的鱼网从头到脚把自己包起来,手里攥着一只小麻雀,然后把鱼网的一端绑在一头公山羊的脖子上,赶着山羊紧沿着车辙驰向王宫。
在宫门前她解开了绑在山羊脖子上的鱼网,一只脚跨进门坎里面,另一只脚停在门坎外面。

  “我来了,”她对国王说,“我按照您的意思都做到了。我到您这儿来,既不是光着身子,也没有穿衣服;既不是步行,也没有骑马;既不是走大路,也没有走路边;既没有进屋,也没有停在街上。这儿是给您的礼物。”

  国王已经伸出手去接礼物,可是姑娘把手掌一张,小麻雀一抖翅膀就飞走了。

  这样一来,国工并没有收到礼物,尽管姑娘并不是空手来见他的。

  “我承认,”国王说,“这次斗智你又胜过了我。任何一位公主,任何一个地主的女儿,都不敢同你比赛智力。只有在美貌和服装方面,大概她们会胜过你。不过,服装是不成问题的。”

  于是国王在女客人面前打开了通往隔壁房间的门,请她进去。在这间屋子里,到处都是姑娘们做梦也梦不到的那么漂亮的衣裳。年轻的村姑走进屋内,随手关上了门。

  国王不得不等待相当久,因为即便是最聪明的姑娘也不大容易选中一套服装,这是由于在她面前衣服实在太多了,而且一件比一件漂亮。

  可是等到这间邻室的房门终于又敞开的时候,姑娘在门口一出现,国王不由得惊叹起来。年轻的村姑身穿新衣比皇宫里最漂亮的女官还要美一百倍。

  国王原打算立即带着姑娘去举行婚礼,可是他及时地想起来,他给自己寻找的,不是一个美丽的妻子,而是一个聪明的妻子,于是他决定再考她一次。

  “你能不能告诉我,”他问道,“大地的中心在什么地方?”

  姑娘抬起穿着新鞋的脚,朝着地板跺了一下,说道:

  “就在此地!假如您不相信,请您自己去量量。”

  国王笑了,说道:

  “我看清楚了,我搞清楚了,你非常聪明,也非常美丽。”

  “我可是根本不算怎么聪明,”姑娘回答说,“我倒是很想再聪明一百倍。”

  “唉,你现在这样聪明已经足够了。”国王说,“现在你再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你愿意不愿意做我的妻子?”

  姑娘垂下了眼帘,低声说:

  “如果国王自己愿意的话,我为什么不愿意呢?”

  国王不再拖延,立刻命令皇室总管准备好婚礼酒宴需要的一切物品。一个星期以后,举办了富丽豪华的婚礼。国王请来了新娘子的全体亲属,请来了自己的全体大臣和他们的妻女。

  千金小姐们已经听人说起新娘子才智出众,因此婚礼宴席上她们一次也不曾开口,免得在新娘子面前出丑。

  可是大臣们的夫人们都很难受,因为国王拒绝选娶她们的女儿,成为王后的荣誉落到了一个普通村姑的头上了。她们摇着头,彼此窃窃私语:“一家之中有了两个聪明的头脑,那是要坏事的。弄不好就要争争吵吵闹起纠纷来的。”

  而且大臣们自己也在各个角落里交头接耳:

  “今天我们同普通的庄稼人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明天保不定我们不得不同他们一起坐在皇家会议室里。恐怕王后想叫自己的老子当上内阁大臣呢。
到那时候,连别的农民也不肯听话了。那么谁来给我们耕田种地呢?!”

  当然,这些话都是悄悄说的。可是国王还是听见了。于是等到宾客们吃完喜酒纷纷散去之后,国王就对年轻的妻子说:

  “你听我说,亲爱的妻子,我们现在就来个约法三章吧。第一,你不得再同你的亲人们会面,因为你现在是王后了;第二,你不得干预我的事务,因为我是国王;第三……这第三么,假如你违犯了我们的约定,我马上送你回到你父亲那里去。”

  年轻的王后听完了丈夫的话,一句话也没回答他。丈夫则认为,既然妻子不讲话,这就意味着她同意了。

  随后他们安宁幸福地过着日子。

  这样过了一年,两年,到了第三年出了一件事:

  王后的父亲带着自己的马到御田里去干活。他这匹马养了一头极好的小马驹。这一次,小马驹跟在母马后面在田里来来回回地走,觉得厌烦了,它就跑到邻近的草地上去玩。草地上皇家的一群母牛带着一群牛犊正在吃草。

  楞头楞脑的马驹子一下子就同一个牛犊要好起来。它跟着牛犊在草地上到处游逛。牛犊走到哪儿,马驹也走到哪儿。

  皇家的总管早就注意到了这头小马驹,他非常喜欢它。他一看到小马驹和皇家的牛群混在一起,马上命令牛倌快把全部牲畜赶进牛栏。

  傍晚时分,农民发现马驹不在,就去寻找,可是连个影子也找不到。农民就去见总管。

  如此这般,他请求他:“我们的马驹混在您的牛群里,请您下命令把它还给我。”

  可是总管只是心中暗笑。

  “如果你的马驹加入了牛群,这就表明它不是马驹,而是牛犊。可是牛犊你是没有的。因此你在脊背没尝到鞭子味道以前,还是赶快走开的好。”

  有什么办法呢!农民又去见国王,请求庇护。

  这一天正赶上国王心情不佳,不晓得是因为同邻邦的国王有了什么纠纷,还是由于皇家金库的司库官揩油超过了常规……丈人的请求他连听都不要听。

  “总管怎么决定的,”他说,“就怎么办。”

  结果是农民毫无所获。他转过身子往回走。走过皇家花园他几乎哭起来。

  他实在舍不得这匹小马驹!年轻的王后恰巧在这个时候出来散步。她看见父亲就问他:

  “父亲,你怎么这样伤心啊?”

  “哎呀,女儿啊!”农民回答说,“我并不晓得你同国王相处得怎么样,我可是无论同国王,无论同他的总管,怎么也处不来。我对他们说这是黑的,他们偏说,不,是白的。”

  “父亲,你讲清楚一些,到底你同国王之间发生了哪些事故?”女儿问。

  “照我的心思,最好一辈子不同国王们打交道。”农民说,“是这么一回事,你知道,我们那匹母马养了一头极好的小马驹。它不晓得为啥要和皇家的牛群混在一起。总管就把它抓了去,不肯交出来。他说,‘如果马驹加入了牛群,这就表明它不是马驹,而是牛犊。’我去找国王请求庇护,国王也是这副腔调,他说,‘总管怎么讲的,就怎么办。’”

  “好啦,你别难过。这件事还可以补救。”女儿说,“我来教你怎么办,使白的再变成白的,黑的再变成黑的。”

  接着她就教会了他。

  到了第二天,大清早农民就钻进皇家花园,拖来一面老大老大的鱼网,他把鱼网摊开在草地上,自己坐在一棵树下等着。

  过了不久,国王从宫中走出来,要在皇家会议开会以前散散步。农民一看到国王,立刻跳起身来,使出全身力气拉拢鱼网,好象鱼网一直到顶都装满了鱼似的。

  “你在这儿干什么哪?”国王感到奇怪。

  “您自己看得见,我正在捕鱼哪。”农民回答。

  “你可真傻!难道草地上会有鱼吗?”

  “为什么不会有呢?!自从母牛生下马驹那个时候起,什么事都会有的。”

  “啊哟,你倒是很聪明嘛!”国王说,然后命令把农民的马驹还给他。

  农民收起自己的鱼网,带着马驹,高高兴兴地走回去了。

  国王仔细一想:“哎呀,这不是丈人自己动脑筋想出来的!看来这件事一定有我妻子插手。”

  他想到这里,就马上进入宫中。

  “喂,你告诉我,”他问妻子,“昨天在花园里你遇见过你父亲吗?”

  “遇见过的。”妻子回答。

  “这就是说,是你教他戏弄我的喽!”

  “戏弄你我可没有教过他,至于如何使他摆脱窘境,那我是出过主意的。”

  “不管怎么样,”国王喊叫起来,“你已经干预了我的事务!你已经违反了我们的约定!因此我今天就送你回你父亲家里去,永远休了你。但是,由于你毕竟是我的一个好妻子,我允许你带走在整个王国里你认为是最宝贵、最可爱的东西。”

  “就照着你的意思办吧,”王后回答说,“我立刻离开王宫。不过在分别的时刻,我想同你用一只杯子喝点儿酒。”

  “好吧,”国王说,“拿酒来。”

  王后拿来了一瓶陈年葡萄酒和一只水晶玻璃杯。她满满地斟了一杯酒,暗暗地放进去一些安眠药粉。然后她用嘴唇沾了沾,就把酒杯递给国王。

  国王喝干了一杯酒,赞叹他说:

  “多么香甜的美酒啊!我似乎从来没喝过比这更好的酒。”

  他想再倒上一杯,忽然间他觉得困得厉害,当即坐在安乐椅中,鼾然入睡。

  王后需要的正是这样。她立即叫来奴仆,命令他们把睡着了的国王抬到马车里去。她自己坐在旁边,马车行驶起来。

  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已经来到农民家。王后把父亲喊出来,同他一起小心翼翼地把国王从马车里抬出来,然后把他放在床上。

  第二天早晨国王醒过来,惊讶地观望着四周。他躺在简陋的农家的床铺上,并不是在自己的富丽堂皇的王宫卧室里,而是置身于一所贫寒的农舍之内。

  “这是怎么回事?!”国王叫了起来,“也许我还没醒,这一切都是我在梦中看到的吧?”

  “不,你已经醒了,这一切都是你在清醒的时候看到的。”王后走向床边对他说。

  “那么我是在哪里?又是怎样来到这里的呢?”

  “你是在我父亲家,是我亲自用车把你拉来的。”

  “你怎么敢这样做!”国王大声喊叫。

  “难道你没答应过我,可以把我认为最可爱、最宝贵的东西带回父亲家里?”王后问。

  “我答应过的。可那又怎么样呢?”

  “你自己想想,”王后说,“对于妻子来说,还有什么比丈夫更宝贵、更可爱的呢?”

  “原来如此!”国王惊叹他说,“你又用巧计战胜了我。不,不管怎么说,你实在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

  国王从床上跳起来,抱住了妻子,求她同他一起回宫去。

  然而妻子推开了他,说道: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象你说的那样聪明。可是,很明显,即便是我所具有的智慧,在王宫里也是根本没有用处的。你自己总是愿意听最愚蠢的话,而一听到明智的话,你就要堵住自己的耳朵。我最好还是留在这里,在普通农民当中寻求一个夫婿吧。这样的丈夫不会由于我的亲属而感到羞耻,而且,如果我对他提出某种善意的忠告,他大概永远也不会说我在干预别人的事务。我同他将会共度患难和同享安乐。”

  国王一再求她原谅自己,结果也是枉然,妻子连听都不想听。于是国王只好单独一个人回宫去了。

 

 

 

 

    


免责声明:凡来源非本网的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网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