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爆料:13733156612 官方腾讯微博:http://t.qq.com/pan353583257     网上河南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竹林国学百家讲谈 合作热线:13733156612

您现在的位置:网上河南 > 历史 > 反腐 >

揭秘安阳公立医院检验科 医疗腐败黑色利益链

郑州晚报

连日来,古都安阳因多起医疗腐败案,而进入了公众视线。从10月26日至11月2日,安阳市北关区检察院接连公布了7名职工因涉嫌受贿贪污被抓,涉及4家公立医院。其中安阳市妇幼保健院、安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检验科主任,无一幸免。

这几个检验科的主任怎么成了反腐重点,他们“集体沦陷”的背后暴露了什么,如何才能更好地监督检验科主任呢?

一齐上了“医疗反腐榜单”

初冬时节的安阳,一阵阵冷风刮来,枯黄的树叶翩然而落。

10月26日至11月2日,安阳市北关区检察院先后发布10起公告,安阳市4家医院的7名科室主任、1名职工涉及腐败落马,还有1名医疗设备公司总经理行贿被查。

而此前的10月24日,该院还对外公布已依法对安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医疗保险科科长赵某某(正科级)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

在这份“医疗反腐榜单”中,安阳市妇幼保健院3人落马,分别为医务科科长马某某、检验科主任肖某某、心电图室职工冯某某;安阳市中医院两人落马,分别为经济管理科科长秦某某、总务科科长王某某;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两人落马,分别为财务副科长王某、检验科主任曹某某;安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申某。

郑报融媒记者了解到,除了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财务副科长王某属于涉嫌涉嫌贪污罪立案侦查外,其余的7名干部职工均是涉嫌受贿犯罪。而北关区检察院对外发布的公告中显示,原河南省百泰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某某涉嫌单位行贿罪被立案侦查。

“仔细看了一下名单,发现了一个共性的东西,就是三家医院的检验科主任,无一幸免,令人震惊。”家住灯塔路东段的市民付先生说,他和家人患病治疗时,涉及的这3家医院都去过。在他的印象中,“检验科不就是抽血验尿吗?他们既不给患者开药,不做手术,自然也不会有病人送红包,一个‘清水衙门’而已,怎么会‘集体沦陷’呢?”

记者注意到,在这3家医院的检验科主任中,安阳市妇幼保健院检验科主任肖某某最早被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时间为6月13日。接着是安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申某,6月26日,而最后的一位是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检验科主任曹某某,时间为7月22日。

退休后仍然被牵连了进来

11月13日、14日、15日,郑报融媒记者连续3天在涉及的三家医院进行走访,试图揭开这三起案件背后的谜团。一些不愿暴露身份的人士表示,这些科主任的受贿来源主要是医疗器械公司,大多和检验试剂的采购有关,“他们密集落马的背后是吃了大量回扣。”

在安阳市妇幼保健院二楼东西走廊两侧,均有检验科的指示牌,记者看到,在走廊上悬挂的宣传标牌中显示,该检验科下面又分了8个科室,为生化室、免疫室、血凝室、微生物室、临检室(血液常规检验、体液检验、粪便检验、高倍镜室)等。而在一旁科室人员栏,排在上方第一位的肖某某,职称是主管检验师,但其大头照已被人抠掉。

一名知情人称,“肖年龄大,资格老,当了很长时间的科主任,业务能力也强,可惜了。”

“申某是检验科老人,当主任有六七年了,50多岁了,再过一两年就可以退休了。”在安阳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二楼检验科走廊外,一名医护人员说。

在检验科一侧墙壁上悬挂了一大块展板,显示检验科的简况及荣誉,其中检验的项目类型也很清晰,包括血液室、体液室、生化室、免疫室、细菌室等。而科室人员一栏里,申某的职务、职称及大头照排在了第一位。“她工作作风比较强势,事情都是她说了算。”

而在安阳市第三人民医院检验科的化验室、抽血室也在二楼,有明显的门诊标本采集及报告单发放时间提示。“同事们听到曹某某出事,很震惊,他干科主任很长时间了,目前已退休了,但还是被那一家医疗设备公司牵涉进来了,晚节不保啊。”一位医生惋惜地说。

“清水衙门”背后的利益链

在外人看来是“清水衙门”的检验科,随着科主任们密集落马,在安阳当地的医疗卫生系统也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检验科的油水在于耗材大,属于闷声发大财。”一些知情人士称,这些落马的检验科主任,虽然涉案数额不清楚,但能够把他们拉下水来,十之八九是医疗器械公司的行贿,又几乎都与检验试剂的采购相关。

一位在检验科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告诉郑报融媒记者,一些医院的检测科尽管没有大项油水,但各种检测试剂的用量确实巨大的,“积少成多,回扣的数目就是可观的。”他表示,医疗卫生系统的反腐力度很大,“以药养医”空间缩小,而检测试剂等却一般不用通过招标程序,管理松懈,没有采用统一招标,这样就给检验科主任提供了牟利的土壤。

“检验科的门类很多,并不是人们理解的只是抽血验尿,还包括肝功能、肾功能等太多了。你别看,一支普通的检测试剂可能也就五六块钱,价钱很低,但是每天的用量很大呀。”这名知情人介绍,“肥差”的奥妙就在采购种类繁多的检测试剂回扣上,一般按照试剂售价的3%至10%向企业收受回扣,那么一个月、一年下来就是惊人的,这就叫“以量取胜”。

“患者只要到医院,就要进行各类检测,过度医疗就包括过度检测这一项。而检验试剂等属于耗材,更新快,用量太大了,就是稍小的综合医院,一年下来,少说也得一二百万块钱。”他说,因此找上门来的医疗设备公司就多,“灰色空间”大,用与不用科主任有很大的推荐权,医院会根据科主任列出的产品目录采购,这样就构成了一条隐蔽的利益链。

检验科主任的“黑色2016”

事实上,根据郑报融媒记者的调查了解,正是因为有了一些“漏洞”可钻,进行权钱交易,今年来说,多地医院的检验科已经成为腐败的重灾区,科主任相应落马成为新现象。

最典型的要数来自南阳中心医院原检验科主任范泽旭。经南阳市唐河县检察院指控,在范泽旭的操作下,从2001年到2015年5月,南阳市中心医院检验科一直使用刘某公司检验耗材等产品,刘某先后14次送给范泽旭感谢费。从第一笔受贿开始,范单独或伙同该检验科副主任施某多次收受经销商637万元,其中范泽旭分获546万元。

唐河县检察院另查明,范泽旭拥有的资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有919万元资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如何斩断频频沦陷的“黑手”

“一下子办理了这么多起医疗系统腐败案件,感到震惊,压力也大。”安阳市北关区检察院一位部门负责人表示。不过,对安阳3个检验科主任的涉案细节,其并未透露。

事实上,医疗卫生系统的腐败案件也引起了当地的高度重视。据介绍,去年以来,为了遏制医疗卫生腐败多发案件,安阳市人民检察院、安阳市卫计委等组织了多场“送法进机关——走进医疗卫生机构”专场警示教育报告会,通过赠送职务犯罪预防图书、表演警示教育小品、检察干警做报告及观看警示教育短片和微电影等形式进行,目的是帮助医疗卫生系统干部职工养成依法行医、廉洁行医、文明行医的习惯,切实预防和减少职务犯罪的发生。

“其实,翻看这些科主任的履历,都是医疗卫生系统的专家,有些身上肩负着科研项目。”安阳市北关区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局局长李光告诉郑报融媒记者,他们每年都非常重视进行职务犯罪预防警示教育,然而,一些科主任利用手中职权满足一己私欲,“前赴后继”倒在了贪腐道路上,而他们都曾是医疗界的精英,确实令人惋惜!

“如果对这些被医疗设备公司人员称为‘唐僧肉’的领域不下猛药,出重拳,上‘紧箍咒’,那就势必让这些领域的腐败继续滋生,损害社会公平正义,损害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李光说。

对此,河南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杨少伟认为,这些案例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拿出切实可行的措施,将采购环节纳入到“阳光采购”的环节中去,“医疗反腐,不仅仅是要‘抓’,更重要的是‘防’,健全制度,加强监管,才是当务之急!如果制度缺失,监督不力,就不可能管住伸向腐败的‘黑手’。”